京东“惊魂”60天

2019年04月14日 07:00来源:admin手机版

过去60天,或主动或被动,京东被置于这一轮国内互联网巨头集体优化风波的最中心。

情况还在愈演愈烈。

两周以前,武宁刚刚在北京亦庄京东总部大楼的人力资源共享服务大厅(下简称“人事大厅”)办完他的离职手续。

因为事先都要在公司内网系统——“京me”上提前取号,所以武宁知道,当天下午在自己前面已经有90多人排队,大家都是要办理离职。为了减轻员工的排队压力,“京me”会监控办事进度而后给预约人发送“系统通知”,提醒他们“已经快排到了”,这时再动身去人事大厅也不迟。但武宁没想到的是,那天他步入人事大厅时,里面还是挤满了人,根本找不到空座位。

这座人事大厅,几乎是复刻了一个标准的银行营业部——有负责咨询的前台接待,等候区设有成排的靠背椅,旁边立着饮水机、复印设备。很多平时负责其他HR业务的窗口,最近都临时被改为办理离职手续。齐刷刷十几个柜台,分别负责办理社保、补充保险、离职资料审核、工卡回收、电脑回收、考勤确认——尽管已经是流水线式的服务,但武宁把整个手续都完办直至拿到那张“离职证明”,还是花了两个多小时。

有不少人因为事先没搞清楚离职手续的某些细节,HR部门只能派人在现场直接举着大喇叭一遍遍解释:“如果是不打卡的,请先让你们领导发邮件……”

等待的过程总归令人烦躁。眼前的氛围,让武宁很容易穿越到几年前——自己办理入职时的一幕幕情景。“那会儿也是乌央乌央的,好多人同一天入职,大家排着队等待点名,然后被拉到一个大教室集体填合同。”现在,他倒是可以做出一个完整的总结了:在京东,离职流程和入职一样繁琐。

武宁算是幸运的。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最近两周,京东总部这座办事大厅越来越混乱的局面,已经导致离职员工们纷纷开始“每天踩着点等着京Me系统放号”,那抢号的阵势已不亚于春运抢火车票,谁都想排得靠前点、少遭罪。

时间如果倒回到一年前,那时的京东集团——上至董事局主席刘强东、下至它的17万员工,不会有谁能预见到,京东正一步步陷落于也许是整个公司历史上最为危急的一轮舆论泥潭。

因为那时的京东,主业上看似还在稳扎稳打,年初京东商城刚完成一轮架构调整,成立大快消事业群、电子文娱事业群和时尚生活事业群,王笑松、闫小兵、胡胜利这三员“老将”分别出任三大事业群总裁,并升任集团高级副总裁、直接向刘强东汇报。然而进入二季度,各种负面新闻开始渐渐集中于京东。面对各种裁员传闻,刘强东5月借公开场合回应“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7月,成立仅3年的拼团电商平台——拼多多高调上市,从收入规模到公司市值都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在外部竞争层面给足了京东压力。仅仅两个月后,一则对京东更具摧毁力的负面新闻被创始人刘强东本人所引爆——9月2日,携妻儿赴美参加一个短期企业家游学项目的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此后20天,京东股价跌幅近20%,市值蒸发超过600亿元人民币。

12月下旬,美国司法机构宣布对刘强东不予起诉的结论。一块石头落地,接下来,京东似乎只需要保持安静、一切可交由时间来慢慢消解这场由“明尼苏达丑闻”所引发的舆论危机。但是,这段属于京东的“安静期”,仅仅维持了到2019年春节长假结束,一场更为宏大的战争戏码便急不可耐想要鸣锣开场了。

涉事者终会明白,之前短暂的安静期,不过是残酷战争揭幕前夕所特有的寂静。那些并非全是传闻的裁员事件、年轻而凶猛的拼多多、让刘强东人设迅速崩塌的“明尼苏达事件”……这每一件危机即使表面孤立,却并非可以被逐一化解,寄望于时间和人们的忘性则更是天真。正相反,它们都在持续加码于这家成立已有20年、完成上市也近5年的技术大公司,正在将它加速推至一段成长周期的尾声。

零售板块的高管地震

淘汰10%高管,一个月走了3个CXO,推995工作制,取消京东快递员底薪……在不断发酵的京东人事和管理风暴中,员工们抢号办离职的热闹,必将很快从新闻变成旧闻。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波互联网产业从巨头到创业公司的人员优化潮中,京东算是第一个公开宣布要对VP以上级别高管“下手”的,并且在业内首次宣布了针对高级管理者的淘汰比例。

2月19日,京东被曝光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消息一出,京东内外已经预计到一轮新的管理层动荡即将来临,只是谁也没想,作为公司创始人的刘强东,“手起刀落”送走一个个VP旧臣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一个月的时间里,京东接连宣布了三位CXO级别高管的离职消息。京东的CTO(首席技术官)张晨和CLO(首席法务官)隆雨分别于3月15日和3月19日宣布要离职,接着是京东执行副总裁兼CPO(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在4月4日也宣布即将离职。

京东官网的管理层介绍页面上,从前的“九宫格”目前只剩下六位高管——分别是刘强东、京东商城CEO徐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CSO(首席战略官)廖建文、CFO黄宣德和仅有的女性高管CCO(首席合规官)李娅云。

一轮CXO的去职大戏才刚消停,所谓的“核心高管轮岗计划”又再度刷新了外界对京东这次管理层人事大调整的认知。

4月9日晚间,京东对外宣布了上述计划并证实京东商城的两位“封疆大吏”——王笑松和胡胜利已被调任到其他的岗位。

以京东在2012年前后筹备上市为起点,公司管理层的新旧两股势力被员工冠以“洋务派”和“土鳖派”的戏称。有意思的是,本轮密集离职的CXO中,隆雨和张晨被视为空降京东的“洋务派”,而蓝烨以及岗位待定的王笑松和胡胜利,则是跟随刘强东打过多年硬仗的采销业务线老将。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两派角力多年,却并没有哪边真正赢了棋面。而眼下更严峻的问题则在于,作为创始人的刘强东,以其一人之力、花数年心血方才搭建起来的管理架构,在集体意义上,并没有真正获得他的信任。

2018年,京东一年之内三次调整商城架构。第一次是年初成立三大事业群,第二次则是在7月,京东集团CMO徐雷被任命为首个京东商城“轮值CEO”。此后,徐雷经过五个月的“考核期”,才在12月的商城第三次架构调整中,将包括三大事业群总裁在内的多条业务汇报实线收于自己名下。过去,徐与王笑松、胡胜利等事业群总裁属于平级关系、均向刘强东汇报。

王笑松如今的调岗,也正是在这第三次商城架构调整中有了铺垫。这轮调整中,商城的各个业务单元按前中后台的逻辑被重新划分。年初才设立的三大事业群内部的诸多业务又被拆解,分别落至前台和中台。大快消事业群被拆分后,王笑松的管理范畴被拉回到了7FRESH和生鲜事业部,客观上属于“降级”,而京东当时的对外解读,已透露出对王笑松将另有任用的意思。

京东用一年时间持续完成三轮针对京东商城的管理架构改革后,2019年1月,宣布将京东商城升级为零售子集团,与先前已完成拆分独立的京东物流、京东数字科技,形成三足并立的子集团结构。

从京东商城轮值CEO到京东零售集团CEO,持续“上位”的徐雷,打破了过去几年京东高管内部的博弈平衡。而他目前的处境,可以被解读为是在创始人刘强东面前赢得信任相对最多、位置也最安全的一名京东高管吗?

本文地址:http://www.bj-cywl.com/PK10pingtai/20190414/509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